您现在的位置: Gufang > 博客 > 心心物语 > 正文
夜雨十年灯 随笔

        寒灯一笑 VS 夜雨十年灯,两个名字,一个伴随我五年,一个十五天。
  
  寒灯一笑
  《夜吟》陆游 :夜来一笑寒灯下,始是金丹换骨时。
  夜雨十年灯
  《寄黄几复》黄庭坚 :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  
  我总是有换QQ名字的习惯,习惯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,我不知道我这个是不是个好习惯。Q上的人好多,我几乎很少上线,但是每次换名字,我会偶尔“无意”的“不小心”忘记没点隐身。
  “你怎么又换名字了?差点没认出你。”
  “该记得我的总会记得,该忘记我的总会忘记。”
  所以是凡和我接触频繁的朋友都会从我的QQ名字和签名里看出我最近的心情和工作状态如何。
  
  我就在这些矛盾中不断的换着名字、换着心情……
  
  其实这个习惯的养成也没多久,似乎只有半年的光景,也就是这半年,我麻木的用时间去逃避什么,但是时间根本不是指北针,她从不给你一个明确的方向,这逼迫我总是想方设法的去怀疑自己,我厌倦了这种怀疑,从此我出门总是随身带着一个指北针。
  
  用我的光,洞穿夜的黑暗……
  
  对灯我有种特殊的情感,没有泛黄的记忆,从初中学过冰心的《小橘灯》开始。夸张的说,或许对于我,这是一个情节。小时候,我喜欢拿着手电筒在黑暗的夜里,趴在阳台上,将光印在墙上,印在树影婆裟中,叫着,喊着。我更喜欢对着天空,挥着手臂,任手中的光环在黑暗的夜空中无至尽的飘洒、延伸……

对灯的痴迷,直接影响着我的爱好,我的性格。
我不是很喜欢喝咖啡,但是偶尔喝点,工作的时候。
  小漫昨天对我说,她不喝咖啡,我满开心,又满失落的。开心的是,结婚后,她不会和我抢着喝,但是又似乎缺少竞争,这样的咖啡总是感觉缺少点什么。还好,我们都喜欢喝绿茶……人就是这种奇怪的动物,我当然不例外。
  
  我通常不是为了喝咖啡而喝咖啡,而是为了不浪费我那一套器具。
  
  通常买咖啡,我会买纯咖啡,再买一包方糖,自己搭配起来,有模有样的,按照自己的话说,这才是真小资。我知道我很虚伪,但是这种虚伪也是有代价的。
  
  因为买咖啡总是在买咖啡杯之后,而买了杯子,总会单独再搭配一只小巧的咖啡勺……为此,我已经三套器具了……苏州、连云港和家里。
 
        (原文发自本人的 新浪博客 ,2006年3月18日)
发表评论(0)
姓名 *
电子邮件
QQ
评论内容 *
验证问题 * 江苏省的省会是哪个城市?请填写正确答案
验证码 *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